小笼包味棒棒糖

居居水仙好磕
璧花心头好

【璧花】走火入魔

成功活过考试周,摸个无脑傻白甜治愈自己

OOC突破天际,博君一笑

最近璧花粮好少啊哭唧唧

 

 

一个可喜欢可喜欢花花的傻璧儿的故事

 ——————————————————————

 

00.

 

“哎,这个蟹粉酥不错!阿紫再去准备一份,待会儿城璧哥哥练完功我给他送……”

 

“大事不好了夫人!!你快去看看庄主吧!庄主他、他——”

 

走火入魔了。

 

01.

 

“回禀二少爷,连庄主之前确有气血逆流之状,但现下已然筋脉疏通,应是没有大碍了。”

 

“敢问大夫,为何城璧他脸色还如此苍白?”

 

“庄主平日里劳心劳神,又有旧疾在身,难免气色不好。待老夫下去配副调养的方子,按这方子喝上几副便能好上许多。”

 

“有劳大夫。阿紫、阿黛,好生送大夫出去。”

 

一屋子人乱哄哄的忙着。花无谢心疼坏了,一会儿拿帕子要给连城璧擦汗,一会儿又问他渴不渴要不要喝茶。连城璧只乖乖靠在床头,静静仰着头看花无谢满屋子跑来跑去为他拿这拿那。他从醒来后就不曾主动开口,花无谢问什么他便答什么,只是目光一直执拗的追随着花无谢。等花无谢跑到外间取药看不到了被子一掀就要下床,吓得一众丫鬟连声劝着庄主使不得使不得,拦不住又一叠声喊着夫人快来啊夫人。等到花无谢慌慌张张跑回来连城璧又不闹了,乖乖被花无谢捉回床上好生躺着,被不痛不痒的凶两句也只是笑,可但凡花无谢离开他的视线就要追着他乱跑。折腾了几回花无谢也累了,吩咐了冰冰下去看着熬药,一屁股坐在连城璧腿边,伏在他膝上抬眼看他。

 

好重的黑眼圈,一定又是趁自己睡熟了偷偷爬起来处理公务了。

 

花无谢心疼的抓过连城璧的手,用脸蛋蹭他的手心,微凉的,是他熟悉的温度。

 

“城璧哥哥,还有没有哪里痛呀?有什么想要的吗无谢去给你拿……”

 

连城璧只是冲他招了招手像是想说什么。花无谢一骨碌爬起来凑了过去。

 

然后被亲了个正着。

 

“……来人啊快把大夫请过来啊啊啊!”

 

 

02.

 

不怪花无谢惊诧万分。往日里那个如玉君子连城璧最讲究礼仪风度,虽然成亲已有月余,但在外人面前亲近还是会不自在,花无谢没少拿这个逗他,虽然晚上会被欺负的很惨……平日里当着冰冰面牵手都要小小的红一下耳朵的连城璧,极重君子风度的那个连城璧,今天竟然大白天当着一屋子丫鬟的面,亲了花无谢……

 

亲完还小孩子一样一脸开心的冲他笑。

 

花少爷觉得不是连城璧真病了就是他出现幻觉了。

 

 

03.

 

当然不是幻觉。

 

连城璧倒也没病。只不过是练功过度导致气血翻涌,小小的走火入魔,变得……

 

极其坦诚。

 

 

04.

 

得到大夫很快就会好的保证,花无谢一颗心总算落回肚子里。连城璧没事儿就好啦,而且现在坦诚直率的城璧哥哥着实可爱,不趁此机会好好逗逗实在可惜。

 

花二少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

 

 

05.

 

“城璧哥哥你得喝药啊。”

 

花无谢端着碗苦苦相劝。

 

“不喝。”连大庄主捧着书,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不喝药怎么能好呀?而且无谢端着碗手都酸啦……”感觉连城璧略有动摇,花无谢赶紧装得更加可怜巴巴。

 

要是从前的连城璧哪还用劝呀,直接面不改色接过药碗眉都不皱得喝掉。如今百年难得一见,竟然闹起脾气来。

 

花无谢心底发笑,面上继续装得可怜兮兮。“这样,你把药喝了,我叫小厨房给你做蟹粉酥好不好?”那日他和城璧哥哥吃点心,连城璧全程只对他手里的蟹粉酥表现出了兴趣,一定是喜欢的!

 

连城璧却摇了摇头。“我不爱吃那个。”

 

“哎?那你前日干嘛要抢我的蟹粉酥呀……我的连大公子,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喝药啊?一会儿凉了就更苦了……”

 

看着花无谢撅着嘴趴在书桌对面,连城璧偷偷笑了。这副样子一点不像高门大户里出来的世家公子,要是被花父看到了准得骂他坐没坐相,可落在连城璧眼里只觉可爱的紧。看他伸出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戳那药碗,连城璧终于放下了早就没在看的书。

 

“那要不然,你亲我一口?”

 

“……啊?”

 

“亲我一口,我就喝药。”

 

 

06.

 

“我说,你们觉不觉得庄主和夫人最近简直如胶似漆、形影不离啊?”

 

“有吗?不是一直都这样要好吗?”

 

“不过,最近也黏得太紧了点儿……”

 

 

 

“你最近干嘛老跟着我呀?”花无谢一只脚踩在圆凳上一只脚踏在矮桌上,正对着墙上的画卷描补最后几笔,连城璧就站在他一扭头就能看到的地方临帖。

 

“有吗?”连城璧搁下笔,给他递过去一杯茶水。

 

“怎么没有?”花无谢也不接,直接低头就着连城璧的手喝了。“别的不说,你原来都是在院子里练剑,最近非跟我到靶场去,剑风害的我射偏好几次……还有今天,书房明明在院子那头,怎么偏要穿过一整个走廊跟我到画室……”花无谢顿一顿,小狐狸似的笑着抬眼一瞥连城璧。

 

 

“这么喜欢我啊?”

 

 

“当然。”没想到连城璧大大方方承认,还很奇怪似的反问,“你不知道吗?”

 

花无谢愣住,手里的画笔掉下来,然后脸红红的被连城璧捉住下巴拉过来亲。

 

 

得嘞,花二少的这幅画又毁喽。

 

 

07.

 

“倾城你听我说,城璧哥哥最近太坦诚了反而有点奇怪……明明以前跟个小木头似的,又纯情又笨拙……”

 

现在说起情话来像不要钱似的一箩筐往外倒,几乎每次视线一对上就要凑过来亲我;还有晚上也是,每天每天都欺负我……花无谢撅着嘴慢吞吞地给公主编花环。

 

倾城公主白眼一翻,天晓得威震四方的武林盟主怎么到他花无谢眼里就纯情可爱了。这才嫁人多久啊就偏心偏到胳肢窝去了。

 

“连城璧坏蛋,笨蛋,木头木头木头……哎我就快编好了倾城你别动我呀!呃,城璧哥哥……”

 

“编好了就跟我回山庄吧,”眼前的“大坏蛋”笑得特别好看,“你的木头来接你了。”

 

 

08.

 

花无谢最近好累。

 

不仅腰疼,尤其心累。天知道君子端方的连城璧还能这么任性!几乎不分场合想亲就亲、想抱就抱便算了,处理起武林事务也变得任性而莽撞。若说之前花无谢还会觉得不想喝药的连城璧很可爱,现在他才明白这走火入魔带来的一系列影响可远没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今天要不是他拦着,连城璧真会直接跟天门长老当堂拔剑对峙起来。花无谢一边紧紧抱着连城璧的腰,把气呼呼的他拖出会客厅拉到卧房坐下,一边在心里碎碎念。虽然这个长老也不是什么好人经常语带讥诮明里暗里加枪带棒欺负城璧我也看他不爽很久啦,但是城璧哥哥说过现在还不是和他撕破脸的时候,忍一忍忍一忍,不然之前的忍耐就功亏一篑啦。

 

吩咐冰冰送走那老头,花无谢返回卧房,看连城璧坐在椅子上拳头捏的紧紧的在生闷气。他又好气又好笑地蹲在他的盟主面前,握着他的手慢慢哄他。

 

“怎么这次这么沉不住气?这样人的话你还听进心里去,也不嫌污了耳朵。”

 

连城璧垂下眼看他,眼睛里有点难过和无措。

 

“我也知道,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里想说的想做的,几乎下一秒就会付诸行动。这样冲动鲁莽,我、我怎么能……”膝上的衣摆被他捏的皱皱的,“无谢,我最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花无谢静静看着连城璧,慢慢把他揽到怀里。

 

“你会好的,”他轻拍着他的背,“我会帮你好起来的。”

 

 

09.

 

怎么个帮法不知道。但无垢山庄的下人们说一连几天都不见庄主和夫人从房里出来,连三餐也都是冰冰送进去的。

 

估计是什么独门秘技吧。

 

 

可不是,天下独花无谢一家。

 

 

10.

 

大夫所言不虚,不出几日连城璧又恢复了那个温润如玉、克己守礼的谦谦君子。花无谢趴在床榻上懒懒地看连城璧穿戴整齐,再回过身来温柔耐心地嘱咐他多休息一会儿。趁连大庄主不备花二爷揪过他的衣襟起身吻上去,满意的看到连城璧红红的耳朵,小霸王似的笑的得意,又被看的心动的连城璧摁倒狠亲。

 

 

“嗯,是我的木头夫君没错了。”

 

 

11.

 

“其实这次也不全是坏事,你看,最起码我又了解到了不少你平常不告诉我的事情。”花无谢吹熄了蜡烛,爬过去窝在连城璧怀里玩他的手指。

 

“……什么?”连城璧将要睡去,回答的声音也低沉含糊。

 

“比如你并不爱吃蟹粉酥,也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不怕苦,即使心里明白还是会生气,有的时候还喜欢赖床……”

 

“那你还漏了一件。”连城璧迷迷糊糊地侧身搂过花无谢。

 

“你还知道了,我有多喜欢你……”

 

 

听着枕边人均匀的呼吸声,花无谢也闭上了眼睛,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傻城璧,那个不算的。”

 

因为我早就知道了呀。

小卷毛吼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rua


朱一龙!!!!!!!!!!!


齐小二一上线,我们花花就被欺负的好惨好惨…


无谢真是……

又想宠他又想看他哭怎么办


齐花的太太们都发得一手好刀


要哭了,璧花怎么这么配

放假回来就搞璧花~


【璧花】双性转小小段

双性转,脑补连城璧大姐姐和二花妹妹


不喜欢请不要点






















“二小姐!二小姐不好了二小姐!”


“什么事这么慌张,且说来听听。哎,这簪子正衬璧姐姐常穿的那身衣裳,叫人包好了送去无垢山庄罢。”


“二小姐!老爷发现您又偷跑出来玩了正大发雷霆呢!派了好多人来找您,还说等您回去了要、要家法伺候呢!”


“哎哟……老祖宗和我娘可知道了?”


“回二小姐的话,老祖宗和夫人今日去庙里还愿了,一时半会儿恐怕回不来啊!”


“这、这……哎对了,哎,哎,那簪子给我吧。你去回了老爷,就说我去无垢山庄找璧姐姐小住几日。等老爷消了气,或者老祖宗和夫人回来了再来告诉我!”


“可是二小姐,现在通知无垢山庄已经来不及了呀……”


“我去找璧姐姐何时也需要提前通报了?璧姐姐说过只要我喜欢,随时都可以去找她,山庄里我喜欢的那间院子永远都为我留着。”


“话虽这么说可是二小姐……哎二小姐您别跑啊二小姐!二小姐!”



——————————


随缘的后续:


花花跑到山庄之后碰巧听到她的璧姐姐要订婚了,花花还不太明白自己的感情,但也不想让连城璧嫁人,可是又觉得自己不能任性阻碍璧璧成亲。于是装作很开心地把簪子递给连城璧说提前祝璧姐姐幸福啦。璧璧就很伤心,就不想要她的簪子,深深看了花花一眼就扭头走了。


花花夜里梦到她璧姐姐离开了再也不要她了惊醒抱着被子呜呜哭。然后就想清楚啦。抹抹泪攥紧小拳头下定决心:


要去抢亲啦!


没了。


要问为什么喜欢连城璧的手,花二少能举出一百种理由。

可说到底,不过是因为————